黨建群團

本院新聞

【抗擊疫情 有我擔當】 抗疫日記(七):這里是“戰場”,也是“家”

時間:2020/03/05    來源:黨委辦公室、宣傳科    作者:管理員    點擊量:
1月23日,湖南省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。醫院第一時間發出疫情防控志愿征集的號召,不到兩天的時間,全院醫務、護理、醫技、行政等各條戰線先后有370余人踴躍報名。原東院重癥醫學科主治醫師謝彥主動請纓,被派遣至長沙市公共衛生救治中心支援。編者節選謝彥寫的日志,展現抗疫前線的片段。

2020年2月16日
2020年的這個春天,新冠肺炎疫情迅速從湖北蔓延到全國,各地醫務人員聞聲而動,踴躍獻身到抗擊疫情的大軍中來。國家興難,匹夫有責。醫院號召醫護人員主動報名參加救援隊,全院應聲而動。我們科主任羅湘輝帶頭報名,同事們一個個爭先恐后,連身懷三甲的孕婦也踴躍報名。最終,我有幸成為了支援醫療隊的一員。  
通知我赴抗疫一線的前一個晚上,一直支持我去前線的妻子、父母、岳父岳母都表露出了不舍。前方有太多的不確定,他們對我不舍,我對他們也不舍。臨出門的那一刻,不到三歲的兒子奶聲奶氣的對我喊道:“爸爸,你去打怪獸有大棍子沒?要用大棍子打怪獸!”我的眼淚在那一刻奪眶而出,只能轉身努力不讓親人看到,不讓他們擔心!去報到前,羅主任與醫務科謝科長都來相送,我們是多年的老同事,戰友之情在此刻傾瀉而出。臨別前,羅主任特意為我賦詩一首作為禮物,盼我平安勝利歸來!謝謝,我一定不辜負大家的期待!



2020年2月23日

轉眼之間,我已在長沙市公衛中心工作了一個星期,很快實現了從漸漸熟悉情況到全身心投入到工作當中的過渡。

醫院先期到達重癥病房的同事告訴我,目前重癥病房形勢嚴峻,作為重癥醫學科的專科醫生,我肯定會去重癥病區。果不其然,我分在了四病區,長沙所有的危重病人都在這里接受救治。經培訓后,我被要求當天進班。見到有醫務人員客串Tony老師,我趕緊抽空理了個小光頭,對新發型挺滿意的!我們的醫務人員果然出得廳堂,理得好發!

第一次上班便是晚班。進隔離病房,真正穿著隔離服面對面的與新冠病人在一起,緊張又激動。前線,我來了!加油,我行的!平時愛出汗的我,防護服剛穿好,就已滿身大汗,此時此刻,我才后悔自己平時膘太多。剛一接班,就有了新情況。一個多器官功能衰竭的危重病人突然病情變化,心率降到40多次/分。這個病人本靠ECMO、血濾、血管活性藥物維持著生命,護士正準備推注搶救藥搶救,病人心跳就停了。來不及多想,我趕緊沖上去做胸外心臟按壓。雖然拼盡全力搶救,但現實總是殘酷的,病人最終還是離開了,我們很失落,很沮喪,很難過!醫生的天性是不想讓任何一個病人離去,但死神總是跟我們作對,我們傷心而又無奈。我們很想像孫悟空那樣跑到閻王殿把生死簿都涂掉,不要讓生死將我們變得撕心裂肺!事后,我仔細看了這個病人的病歷,了解到其病情一步步惡化,醫務人員竭盡全力,采用了能采取的所有治療,卻無能為力,看著他多器官衰竭,最終離去。我親眼見識到了新冠病毒的殘酷與狡猾!發誓做好本職,注重細節,盡力讓現有的病人都能康復出院。
第一次晚班,病人狀況挺多,我們穿梭在各個病床間忙碌而充實,只是剛才搶救病人做心肺復蘇時出了一身汗,衣服已經完全濕透。深夜的風吹在身上,不禁顫顫瑟瑟。原來,這就是前線的感覺。


2020年2月28日
今天到這里上班已是12天。病房里的重癥病人慢慢轉走了很多,到普通病房治療幾天,他們就可以出院了。想著他們一個個開心地出院,和家人團聚,我的心里暖暖的。陽春3月,即將到來,我相信這一場和病魔的斗爭,我們就要大獲全勝了。
在前線的感覺并不只有辛苦,來自長沙各個醫院的醫生護士與病人組成了一個大家庭,溫馨而又有愛。醫務人員每個人都面帶微笑,熱情洋溢,這讓我很快的適應并融入了這里。一起進隔離病房的醫生護士,此刻都是同一條戰壕的戰友,互相關心,互相幫忙,不分你我。從穿隔離衣時的互相提醒,到在隔離病房里的相互協作,再到脫隔離服時的互相幫忙,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而美好;護士們耐心細致、任勞任怨的護理病人;隔值二線、三線班醫務人員,也努力在為我們提供支援;院感人員督促我們做好隔離,就像一棵大樹一樣保護著我們;上級醫生團隊指導我們制定診療方案,不僅讓病人得到最好的醫治,還讓我們學到了不少新知識;醫療微信群里,每天都在更新著病人的病情變化,各項檢查結果,以及對病情的討論;操作班的醫務人員,更是不顧風險,近距離接觸病人取標本;放射科有求必應,隨喊隨到;檢驗科近距離接觸病人的血液等標本,檢驗結果都能第一時間回報;而后勤保障也是非常到位,走廊里各種飲料、零食、方便面應有盡有;院領導趕到一線,給我們鼓勵與支持。這里的病人,也是最需要關心的普通人,他們所承受的心理壓力遠比醫務人員更大,而這里的醫務人員,給了他們最大的關懷,從不放過治療的每一個細節,給病人生活上最大的照顧,給病人穿褲穿襪子,扶病人下床,陪病人鍛煉,就像哄小孩一般的耐心溫暖。我感覺,這是戰場,也是家!


2020年3月2日
連續的三套夜班,上得那叫酸爽,黑白完全顛倒,生物鐘失調了,導致我徹底的失眠。羅湘輝主任親自將安眠藥送到酒店。終于可以一覺到天亮,精神飽滿又充沛了!
病危的47床前幾天做了氣管切開,病情有了轉折性的好轉。氣管切開在平時,并不是什么復雜、高風險的手術,可是在新冠病人身上做氣管切開,風險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。首先,穿著隔離衣防護服的醫生除了戴口罩護目鏡外,還要額外戴上正壓頭罩,手術時,視野遠遠差于平時,手套要戴四層,嚴重影響了手術者的觸感,操作的難度遠大于平時;其次,氣管切開的一瞬間,患者會從切開處噴出大量痰液,極可能直接噴到手術者身上、臉上,濺射進眼,痰液顆粒在空氣中形成氣溶膠,一旦呼吸進肺,感染無疑;再次,病人病情不穩定,血壓不穩定,血小板極低,萬一氣切過程中不順利,嚴重的話患者會出現呼吸心跳驟停。所以,這需要手術者有極其熟練的操作及極其穩定的心理素質。我打心底里佩服做氣切的這幾位勇士。


相關新聞
万人龙虎